16038796
售前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王站长:13051327665
微信:13051327665
新闻详情
兰州军区“雪枫特战旅” 从抗战“ 奇兵” 到“ 三栖尖兵”
来源:来源:解放军报作者:贾保华 相双喜  时间:2015-07-07 10:46:59网址:http://news.mod.gov.cn/pla/2015-07/07/content_4593327.htm浏览数:1 

单位名片

   兰州军区某特种作战旅,又名“雪枫旅”,是一支有着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前身为新四军抗日先遣大队,由抗日名将彭雪枫等老一辈革命家于1938年6月在河南省确山县竹沟镇创建。在淮阳窦楼打响了抗日东进第一枪,先后转战豫、皖、苏边界和津浦路地区,粉碎了日伪军大规模“扫荡”,在板桥集战斗中开创了我军历史上用机枪击落敌机的光辉范例。

xf.jpg

   新的历史时期,部队先改建为特种大队,后扩建为特种作战旅,先后圆满完成了实兵检验性演习、中外联合反恐演习、“砺刃—2013”全军特种兵比武竞赛等重大活动,努力打造具备“特种手段、特殊战法、特强作风的神兵利剑”,部队多次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

   赴敌后初露锋芒,白马驿奉命整编;万难不惧渡春荒,永肖地区歼顽匪;反扫荡反蚕食,巩固淮北根据地……这支诞生在抗日烽火中的英雄部队,以其灵活多变的战法、神出鬼没的用兵,给日寇以沉重打击。

   新时期,这支被誉为“雪枫特战旅”的部队,瞄准建设“具备特种手段、特殊战法、特强作风的神兵利剑”的目标,先后20多次参加重大军事演习,探索出立体破袭、伞降渗透、特种救援等多种新战法,由抗战“奇兵”转变为现代战场上的“三栖尖兵”。


   适应风云变幻,向特种作战力量转型发展

   1984年,该部三营担负了兰州军区特种营训练试验任务,拉开了特种部队建设序幕。随着特种部队在现代战争中作用的凸显,1994年特种营所在团改建为特种大队,朝着“精兵、合成、高效”的目标迈进。后来特种大队扩建为特种作战旅,逐渐完成了从传统步兵向特种作战力量的转变。

   2013年,“砺刃—2013”全军特种部队比武竞赛在华北某基地展开,这是自我军特种部队组建以来首次综合性比武竞赛活动,该旅夺得2金、4银、6铜的佳绩。

   按照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雪枫特战旅”乘着转型发展的东风,大胆探索、勇于挑战,推动特种兵这个年轻兵种战斗力不断迈上新台阶——

   2009年6月,部队千人百车整建制远赴阿里高原,全面锤炼野战生存、极限耐寒、长途奔袭等多种高原高寒地区特种作战能力。

   2014年,该旅结合担负的特种侦察监视、引导打击评估、敌后渗透破袭等作战任务,围绕快速反应、情报侦察、机动投送等9种能力,构建了明晰的旅、营、连战斗力标准体系,不断更新升级特战理念。

 随着夜视镜、微光夜视装备、激光测距机、无人机等武器陆续列装,该旅装备信息化水平明显提升,为高技术条件下特种作战提供了硬件支撑。

   “跳!跳!跳!”去年深秋,一朵朵伞花盛开在世界屋脊。该旅首次整建制高原伞降训练在雪域高原展开,官兵在无空中指挥、无地面引导、无气象保障的条件下直“捣”敌指挥所。4种伞形、4种跳伞方式、3种跳伞高度、2种开伞方式,该旅创造了数项全军训练纪录,标志着我军特种作战部队具备了高原高寒地区实施伞降渗透作战能力。

123.jpg

   从单一伞型到多种伞型,从小组跳伞到建制跳伞,从内陆平原到雪域高原……伞降训练的变化,正是该旅探索建设现代特种部队,在人员技能、装备保障、战法训法等方面实现跨越式发展的一个缩影。

   苦练特战技能,打造未来战场制胜尖兵

   1944年7月,新四军第四师11旅31团(特战旅前身)奉命于安徽省泗县东北姥山地域阻击歼灭敌军。战斗中八连官兵在副连长王治国带领下,与突入阵地的日伪军展开了白刃格斗:有的战士刺刀拼弯了,就用枪托和手榴弹猛砸敌人脑袋;有的战士和敌人撕扭在一起,用牙齿咬断敌人喉咙;有的战士带着刀伤倒地,拉响光荣弹与敌同归于尽……革命先辈血战姥山的英雄事迹,激励着特战旅官兵“用生命搏使命,以血性练打赢”。

   2010年,该旅组织“天狼突击队”魔鬼训练周,深入丛林、高山、戈壁、沙漠等生疏恶劣环境,把水上渗透、破袭抢点、夺取扼守、8公里奔袭等45个实战课目,设置成集体能、技能、智能于一体的魔鬼训练。

   官兵每天只发一个馒头、一瓶水、一包榨菜,每天只睡2小时、行程55公里,饿了靠蝎子、蜥蜴充饥,渴了喝露水、蛇血,在复杂环境中锤炼天上飞、水中行、荒野生存的过硬本领。

   同样是在这一年,他们首次开展信任射击训练:一人扶靶,一人射击。这是对射击官兵技战术水平和心理素质的极大考验,稍有不慎就可能造成伤亡。

   “当王炳军旅长站在靶子旁边的时候,虽然我有点紧张,但是却不害怕,我对自己的枪法有信心!”特战八连中士罗存林和两名战友,成为首批“吃螃蟹”的人。

   艺高方能胆大。罗存林的自信来自于长年魔鬼式的训练。“训练不拼命,战场上就要丢性命。”为了把每名官兵培养成特战尖兵,该旅把苦练单兵特战技能凸显出来,提出“四能合一”目标:空中能跳伞、武装能泅渡、陆地能驾车、网上能指挥。

xf1.jpg

   去年9月,全军百余名军事专家汇聚贺兰山下,观摩代号为“西部—砺剑”的军事演习。随着指挥部一声令下,旅长王炳军率领数十名特战队员登上各自战位,驾驭数十种作战装备以雷霆之势从空中、陆上、水面对“敌”实施全方位突袭,一举摧毁其指挥中枢,精彩表现赢得专家点赞。

   继承先辈荣光,国际舞台展现中国军人血性

   马上倒立、镫里藏身、马上拾物、倒骑马、偏骑马、马上救护等这些我们现在只能在特技表演场上才能看到的动作,却是这支部队的抗日将士当年战场杀敌的“特战技能”。

   在70年前的抗日战场上,这支部队其实已有了“特战力量”:一批精锐的“手枪队”“轻骑兵”经常深入敌人“心脏地带”,灵活多样的战法让日本侵略者闻风丧胆。

   如今,配备了各式先进武器装备的雪枫传人如虎添翼,屡次在国际特种兵竞技交流舞台上大展风采,以另一种方式继承先辈的荣光。

   黄和平,电影《冲出亚马逊》主人公原型,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他凭着顽强的意志、过硬的本领通过了魔鬼选拔,被学校授予“最具献身精神突击队员楷模”称号。

   何健,代表中国参加第八届“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成为唯一一个未被假设敌罚分的参赛选手,与队友一起获得该项赛事最高荣誉“卡列夫勇士奖”。

   陆勇,赴土耳其参加反恐特战培训并以优异成绩毕业,被教官称为“最有骨气的中国学员”……

   “这里锻造的是魔鬼猎人,我们必须挑战极限绝地求生;这里只有无所畏惧的猎人与智勇双全的猎手,没有任人宰割的猎物。”现在,特战旅也建立了自己的“猎人基地”,竖立在基地入口处的这段话既是对参训人员的要求,更是中国特种兵的宣誓。

   2010年初秋,“猎人基地”迎来了建成后的首批客人——巴基斯坦特种部队官兵,代号为“友谊—2010”的反恐联合训练拉开帷幕。这是我军第一次以特种部队为主角进行的中外联合反恐训练,也是我军特种部队训练场地首次全方位向外军开放,揭开了与外军特种兵进行交流的新一页。

   由单纯模仿,到学习交流,再到创新引领。如今,在许多重大国际特种兵联演联训的舞台上都能看到中国特种兵的身影,我军特种兵与外军进行交流学习已成为常态。